西门庆的主角光环:奇书《金瓶梅》

SEXYJPG 发布

SEXYJPG

一说起《金瓶梅》,无论是只看过电影或者根本没仔细看过的人就会一脸“说不得、说不得”的坏笑。其实金瓶梅超过100W字的故事中,性相关的描写只有两三万字,而且半文半白,文字功底差点的估计都得看的一脸懵逼。

一说起西门庆,大家第一反应就是地痞流氓,地方豪强,财大气粗等等。

《金瓶梅》中的西门庆和《水浒》中的西门庆并不是一个人,作为金瓶梅一书的男主角,西门庆其实是一个相当中性的人物。从本质上说,他是一个商人,而且是一个极为成功的商人。

金书一开始的时候,西门庆27岁,继承的是父亲西门达的生药铺(门面五间到底七进的房子),只有一个伙计,书中也明确写道“虽算不得十分富贵,却也是清河县中一个殷实的人家”,可是说,此时的西门庆只是一个刚刚出道的小老板。

书第79回,西门庆一命呜呼,年仅33岁,他的财产有多少呢?——绸缎铺里50000两银子本钱+当铺20000两+绒线铺里本银6500两+绸绒铺本银5000两+生药铺5000两+松江船上4000两,不算手中的债权,地契和各种奇珍异宝,总资产也将近10W两白银,短短的六年间,资产翻了数十倍甚至上百倍。

身份上,西门庆27岁刚刚出场的时候虽然和县里衙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他自己只是一介白丁。西门庆此时的靠山是自己亲家,东京的陈洪,陈洪又和八十万禁军教头杨提督是亲家,杨提督的靠山是当朝太师蔡京(真真正正的八竿子打不着)。

西门庆33岁死的时候,他自己已经是山东提刑所的理刑副千户(从五品,主管司法刑律),当朝太师蔡京是他的干爹(他自己还进京见了皇帝!),高俅的管家翟谦也与自己的伙计韩道国(此人和妻子王六儿一起堪称全书第一淫贱的神仙伴侣)结成了亲家,两淮巡盐史状元出身的蔡一权是他的老铁。

每日上班之时骑着高头大马(翟谦送的西域贡品),头戴乌纱,身穿五彩洒线揉头狮子补子员领,四指大宽萌金茄楠香带,粉底皂靴,排军喝道,前呼后拥,在街上摇摆,比起刚开场的时候可谓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书刚开始的时候,27岁的西门庆本身条件优秀(仪表堂堂,人才非凡,性情洒脱),有一定社会关系(东京拐弯抹角的靠山),一定财力基础(生药铺),但身无功名官位,手中活钱很少,妥妥的一个现代网文的主角开局啊。

33岁死去的时候,西门庆已经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一个成功的官商,彻底完成了人生的逆袭。

一没背景、二没功名,西门庆又是如何一步一步走上人生巅峰的呢?

西门庆早期资产的原始积累主要靠两个方面:高利贷+发女人财

对西门庆放高利贷的描写不多,但是也足够清晰。首先,西门庆放的是官贷——也就是拿官府的钱出来房贷,许与固定回报(胆子够大吧?),那管西门庆借钱的利息是多少呢?一个月五分利,也就是借100块钱,一年连本带利要还160块。

西门庆身边不仅不乏女人,狐朋狗友的男人也是一堆,比如开篇就结义的十兄弟,很多人都奇怪西门庆身边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牛鬼蛇神(不是帮闲就是地痞流氓,全是社会不安定因素),原因就在于西门庆早期只是一个高利贷中间人,所以他需要地方的灰色和黑色势力来完成自己的工作,保证自己的安全,才能从中渔利,所以后期当西门庆已经完成原始积累后,除了应伯爵和谢希大这两个还有一技之长的人外,其他的兄弟他都是能躲多远躲多远。

除了高利贷以外,就是女人财了。都说西门庆好色,其实比起好色他绝对更爱钱。《金》一书中,和西门庆有关系的女人(还有男人)多如牛毛,他真正娶回家的只有8个人(两妻六妾),充分的证明了西门庆对女人和金钱的态度(从性需求角度说,嫖的成本最低,包其次,娶回来成本最高)。

而这8个娶回家的女人,西门庆看上的是她们的财富,身份或者技能(唯一例外的就是李瓶儿,始乱终不弃,又性入爱)。

西门庆的第一个正妻是陈氏,俩人结婚的时候西门庆才十二三岁,谈不上什么厉害关系。陈氏死后,续弦是吴月娘,身份是清河左卫吴千户之女,西门庆一介白丁,能娶到千户之女,可以说是高攀了。

二房是妓女李娇儿,似乎没什么赚头,但是李娇儿本人无师自通,精通会计之术,算是专业人才,同时亲姐姐是清河县最大娱乐会所(情报集散地)的老板,西门庆自己去估计也能享受不少免费或者付费的私人服务,所以西门庆这个二房娶的也不亏。

三房是名妓卓丢儿,因为是“名妓”,所以她是带着大量钱财嫁给西门庆的(良家妇女只能依附男人,无收入),西门庆图财的目的昭然若揭。卓丢儿因为身体不好,所以一开场就去世了,之后西门庆几乎没提起过她,可见对她感情的淡漠。

《金》书一开始,西门庆后宫的情况大概如此,一妻二妾都是有目的的娶回家,同时有进有出,西门庆的女人财发的还一般。但是从正文开始,西门大官人的主角光环开始发动,女人财越发越过份。

第一笔真正的横财是迎娶三房孟玉楼的时候。孟玉楼是寡妇,年龄比西门庆大九岁,虽然硬件条件一般,但是她死去的男人贩布赚了大钱,光现银就上千两,对于这门亲事,西门庆自然势在必得。

通过搞定孟玉楼死去丈夫的姑妈,西门庆成功抱的美人归,更带回了丰厚的财产——孟玉楼的嫁妆包括南京拨步床两张、头面衣服、首饰、绢绸之类,约有二十余担,和一些装满银两的箱子(上千两)。而西门庆付出的只是一段上好衣料,四盘羹果,白银100两(姑妈的份),锦帕二方,宝钗一对,金戒指六个(孟玉楼的聘礼),付出不及收入的十分之一。

四房孙雪娥是亡妻陈氏陪嫁的丫头,又管着一家的饮食,直接收了当填房,支出为0。

迎娶孟玉楼虽然让西门庆海削了一笔,但是比起空手套白狼娶到李瓶儿,孟玉楼这点家产根本不算什么。

李瓶儿因为貌美,曾经当过大名府梁中书(蔡太师的女婿)的妾,结果梁山好汉火烧大名府,李瓶儿趁乱抢到珍宝无数(大珍珠一千颗等等),后来名义上嫁给东京守备花太监的侄子花子虚,但是实际上成为了花太监的性奴隶。在花太监死后,财富都留给了这个侄子(李瓶儿),李瓶儿也随花子虚一起来到清河县,住在西门庆隔壁。

在西门庆的情感攻势下,结婚两次但都没有体验过正常夫妻感情生活的李瓶儿彻底沦陷,成为西门庆第六房小妾,那么带来的财富呢?——一百颗西洋大珠,二两重一对鸦青宝石,六十锭大元宝(三千两),四箱柜蟒衣玉带,帽顶绦环(都是千金难求的无价之宝),四十斤沉香,二百斤白蜡,两罐子水银,八十斤胡椒。

对于这位堪称全书第一富婆的女人,西门庆是纯粹的空手套,支出为0。

西门庆众多妻妾中唯一例外的就是潘金莲,因为她是唯一一个让西门庆出钱,但是没有任何收入的女人——其中贿赂王婆用了11两银子,一匹蓝绸,一匹白绸,一匹白绢,十两好绵,5两银子去买酒菜,3两银子用来对付武松;10两银子贿赂验尸(武大郎)的何九叔;数两银子给武大郎办水陆道场;而收入呢?——潘金莲几乎没有任何财产,所以西门庆对迎娶潘金莲也是一拖再拖。

不过这位潘六也有自己特殊的“技能”,那就是漂亮+超高的性技巧。作为全书相貌第一的女人,性格又大胆泼辣,房事上又是各种来者不拒(具体请见第78回),她是西门庆最喜欢的女人,但是也是家里最没地位的一个。

通过高利贷+女人财,西门庆完成了原始积累,接着他利用蔡太师生日的机会,用重礼(数个金人和千金难求的蟒衣玉带做成蟒袍)赢得了蔡太师的欢心,又凭借非凡的运气获得了“山东等处提刑所理刑”的官职(负责督察、审核州县上报的案件和监察地方官吏的行为,相当于省一级的公检法),直接跨入士大夫行列。

之后,西门庆再接再厉,利用手中的权力和资金,将家里的生意从药材拓展到绒线、绸缎、甚至伸手到钱生钱的当铺行业。随后,又通过雪中送炭和考中状元但是一贫如洗的蔡一权结成死党。蔡一权后来成为两淮巡盐史,于是西门庆能够比别的盐商早取一个月的盐引,使西门庆轻而易举就在短时间内获得20000两白银的利润,后来更是通过蔡一权结识了山东巡案宋乔年,独自一人包占了朝廷坐派下来的20000两银子的古器买卖。

至此,33岁的西门庆已经走上了人生巅峰,而就在他如日中天的时候,因为过量服食春药,脱阳死在了女人的床上。

中国古代在两宋时代经济、科技、艺术达到了巅峰,东京汴梁人口超过百万,商业高度发达,相比同时代的欧洲,最大的几个城市比如那不勒斯、佛罗伦萨不过数万人。很多历史学者都认为两宋时代的中国面临的是如何进入资本主义的问题。

可是超前并不是总是好事,两宋时代的中国,从客观上没有像后来工业革命时代对应的科学技术(蒸汽机、珍妮纺纱机等等),这也就造成了在大一统的思想下,统治者主观上没有改变农耕为基础的国家而进入商业社会的想法。大量的财富无法投入再生产,于是流入到生活领域,中国人的衣食住行开始走入穷奢极欲,各种神奇病态的讲究(所谓的国粹)层出不叠,基本都是从两宋开始。为了对抗这种物欲横流的现实,以朱熹为代表的的理学开始出现,“存天理,灭人欲”——饮食,天理也,山珍海味,人欲也;夫妻,天理也,三妻四妾,人欲也。

明清两代以中央集权著称于世,面对物欲横流的拜金社会,两者不约而同的对本国的商业进行了毁灭性的打击,提出了“农桑为国家之本”的国策,同时在思想上将朱熹的理学提拔到无以伦比的道德高度。在这种双重打击下,中国在之后的将近600年的时间里成为了一个贫穷又超级稳定的巨大村落集合体,大商业被彻底毁灭。

在一个高度集权的大一统政权下,政府因为没有任何制约而拥有无限违约的权力,正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任何从事,哪怕只是可能动摇国家统治工作(例如商业、科技)的人都被视为不安定因素——在海外从事贸易的华人直接被视为弃民,比如十七世纪的时候,西班牙人大肆屠杀菲律宾华人,当时的中央直接当没看见,清帝国后来甚至还要求出海的商船不能带武器,只能用斧子自卫。

在这种情况下,原始资本积累根本不可能完成,也就自然产生不了“权利”,“义务”,“法律”这类的概念,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中国的资本主义总是“萌芽”着,就是发不了芽。

于是在明清的大环境下,中国的商人根本不可能像欧洲的商人那样,将赚的钱投入再生产,使财产继续增值,进而创造出更大的社会效益。在没有任何财产人身安全保障的情况下,中国的商人缺乏资产增值的动力(财产增值无法保证自己的政治地位,但是买官却可以),一旦拥有财富第一件事情就是购买政治地位(买官,或者与官僚联姻),否则手中再多的财富也可能瞬间灰飞烟灭。

拥有政治地位后,就会利用手中的权力通过垄断敛财,同时大量购买田地房产等不动产;如果资金还充裕的话,高雅一些的会去建祠堂,修寺庙,办义学,做所谓的善事;低俗一点的就会纸醉金迷,快活享受到死。

所以在中国,有钱人都会变成西门庆,也只能变成西门庆。

《金瓶梅》一书的深刻之处,就是不写西门庆受到政治打击而满门抄斩,也不写他因经济方面的破产后郁郁而终,更不写他被武松复仇而直接杀死(水浒剧情),偏偏要写他在事业鼎盛巅峰,一切顺风顺水的时候,乐极生悲,在女人床上爽死。这种看似偶然性的结局,所揭露出的深层社会问题,比《红楼梦》中大家族遭遇政治风险必然式的垮台,不知道又尖锐深刻了多少倍。